原题:石吕“移山”4225万成交

12月2日,经过两天的拍卖,北京保利2019年秋天圆满收拾现代书画夜场拍卖,石吕巨制“移山”以4255万元成交。 “移山”是他50年代初精心创作的巨制,在其特定历史时期人物画探索的代表作——国家和民族的记忆中,“移山”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记录了社会建设事业的热烈发展,充满理想和热情的人民,创造了属于他们的新国家和美好生活。

石鲁一九五四年移山立轴

北京保利2019秋拍卖中国近代书画夜场

尺寸117×87cm

创作年代

成交价格: 4225万元

【已知作品】

1 .《新观察》1955年第三期封二。

2 .《中国青年》封面,1955年第24期。

3 .《西北二届美展作品选集》第11页,陕西人民出版社,1955年。

4 .《小学生的画》插图2,辽宁画报社,1957年8月。

5 .《现代中国画》1957年。

6 .《石吕书画展览目录》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美术家协会西安支部,1979年。

7 .《二十世纪山水画集》224页,上海书画出版社,2006年出版。

8 .《文汇报》( 2006年6月4日第4版)《二十世纪山水画大展》作品选书。

《银座美术馆——所藏作品选集》第191页,2007年。

10 .《诗书画》试刊,79页,诗书画杂志社,2011年1月。

11 .《长安画派源流展作品选》第18-19页,2012年。

12 .《百年石吕书画集》(上),文化艺术出版社,2019年底出版。

【问题认识】移山。 乌鞘岭上的青年推土机手。 一九五四年的石鲁作品。

【印文】石吕

【展览】

1 .《陕西省美展》1954年。

2 .《石吕书画展览会》中国美术馆,1979年。

3 .《西北美展》1995年。

4 .《二十世纪山水画大展》2006年。

5 .《和平延年-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特展》,波利艺术博物馆,2019年10月16日-21日。

1954年兰新铁路乌鞘岭隧道贯通与石鲁绘画“移山”

石鲁“移山”创作的历史

北京保利2019秋艺术品拍卖石吕“移山”预展现场

兰新铁路建于1952年至1962年。 铁路从兰州市西行越过黄河后,越过海拔3千米的乌鞘岭,进入祁连山北麓的河西走廊,经武威、张掖、酒泉,出长城西端的嘉峪关,穿过马刚山南麓的玉门、疏勒河,西跨红柳河进入新疆国内。 经尾亚,沿天山南麓通过汉密尔顿、酉善、吐鲁番,在达坂城通过天山到达乌鲁木齐市西通过军垦的城石河子、奎屯、博乐到达国境口岸城市阿拉山口市。 1952年10月1日,兰新铁路在兰州开工,1958年12月甘、越过新疆界的红柳河,结束了新疆没有铁路的历史。 兰新铁路在新疆国内978公里,直线进入新疆。 1971年12月,从全长457公里的南疆铁路吐鲁番到库尔勒段开始建设,1984年8月开始运营。

乌鞘岭位于甘肃省武威市天祝藏族自治县中部,属祁连山脉北枝冷龙岭东南端。 地形上,位于黄土高原、青藏高原、内蒙古高原三大高原交叉点的气候区,是高原亚干旱区、中温带亚干燥区、中温带干燥区三个气候区在乌鞘岭相交的中国季风区与非季风区、内流区与流出区的边界线通过的地区,东为季风区与流出区,西为非季风区与内流区,属于陇中高原与河西走廊的自然边界 东西长约17公里,南北宽约10公里,主峰海拔3562米,年平均气温-2.2℃,志书记载乌鞘岭“盛夏飞雪,寒冷刺骨”,是古丝绸路上河西走廊至长安的重要关键。 乌鞘岭根据其所在地理位置和海拔,成为我国自然环境中的边界山。 这是我国地形一级和二级台阶的分界,乌鞘岭西南为地形一级台阶。 东北侧是第二级台阶乌鞘岭之后,位于中国三大自然区的交叉路口。 其藏语名为“哈桑日”,意为和尚岭,历史上称为洪池岭、分水岭、乌沙岭,新中国成立后称为乌鞘岭。

1952年兰新铁路开始建设。 甘肃省兰州往西通往新疆首府乌鲁木齐的铁路一定要穿过乌鞘岭。 此时正好在中苏友好合作的“蜜月期”,苏联政府提出对兰新铁路建设提供全面的技术援助,采用展线设计降低坡度提高列车爬坡能力。 乌鞘岭展线工程从原兰新铁路柴沟站开始,北在乌鞘岭西弯曲,原天祝县在某安远盆地再次绕行后,古波县境内的龙沟站终于完成了。 但是,该苏联帮助设计的铁路,初期设计运输量仅为500万吨,改革开放后远远不能满足运输量增加的要求。 1992年至1994年,兰新铁路在武威南至乌鲁木齐之间增建了复线,但由于乌鞘岭地质复杂,兰州西至武威南复线工程一直无法跟进,乌鞘岭成为制约兰新铁路运营能力提高的“瓶颈”。

1952年10月1日,兰新铁路在兰州开工。 1954年5月29日,全长967.8米的乌鞘岭隧道贯通。 乌鞘岭站也随之运营,是五等站,有车站、养路工区、信号工区。 车站区一年四季气候非常差,属于“早穿毛皮上衣白天穿线,抱炉吃西瓜”区域,三伏天也穿棉袄,工作和生活条件都很艰苦。

“乌鞘岭”、“跨乌鞘岭”及“夜渡乌鞘岭”:纪实文学创作流程。 《乌鞘岭上》发表于《人民文学》1954年第10期,1955年,劳动出版社出版了短篇小说集《越乌鞘岭》,封面为艾中信《乌鲁木齐》,1956年,甘肃省文学艺术家联合会编辑的《夜过乌鞘岭》由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 1954年1月28日出版的《大众日报》,今年是中国共产党中央西北局和中国共产党陕西省委的二级机关报,《大众画刊》部分以《冬季施工中的乌鞘岭》报道了当时乌鞘岭的建设情况,并配合了多张现场照片,部分是来自奔流的拍摄,其中之一是《寒冬推土机群在乌鞘岭工作》 从这幅图可以看出石吕“移山”的现实来源。

美术界人士深入乌鞘岭建设现场,体验生活,写生收集创作素材。 石鲁于1953年来到乌鞘岭工地,众多媒体界、艺术界同志也相继来到,中央美术学院教师艾中信率领研究生鞋尚谊、蔡亮、葛维墨来自北京,艾中信在工地也与石鲁见面,照顾石鲁,一起去写生。 1954年,艾中信创作了油画“乌鲁木齐”,以乌鞘岭工地为主要描写对象。

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教师艾中信、鞋尚谊、蔡亮、葛维墨一行说:“第一次乘火车去兰州乌鞘岭绘制生活。 1954年读研究生时,艾中信带我、蔡亮、葛维墨三人去甘肃兰州乌鞘岭生活。 那是我们第一次上火车,艾先生上床时,我们都是硬座。 先在西安呆几天,然后和石吕一起去兰州。 兰州铁路刚修好。 月台上还没有房子。 一次车是空着的站台。 兰州破烂不堪,我们太阳刚刚升起,蔡亮兴诗“啊,一个城市的黎明”兰州铁路工程局的作家叫奔流,带我们去乌鞘岭。 夏天,乌鞘岭下大雪,我们住在帐篷里。 我画了很多速记。 回来后,艾中信画了一幅“去乌鲁木齐”。 当时,我打算考油画学校,什么也没画的葛维墨只是描写比较好的“走向生活”,是大学毕业生,是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蔡亮也画了一张。 探险队住在藏人家里,灯下画着藏人在补衣服”

摘自《鞋尚谊全记录》

《去乌鲁木齐》是艾中信第一部引人注目的大作。 1954年春天,他体验了乌鞘岭兰新铁路工程队的生活,五月大雪后感到祁连山脉奇伟雄大,在兰新铁路建设现场热切的劳动场景下,创作了这幅势不可挡的油画风景画。 画家用远处的视线、宽屏式的广阔构图、纯净明亮的颜色、纤细而不厌其烦的笔法,描绘了壮丽的山川自然景色。 工地人声鼎沸,通过描写推土机轰鸣的热烈劳动场面,表现当时自然的巨大变化,具有鲜明的时代感。 扩大生活方面后,蔡亮描绘了把藏族人当作家庭一样对待的“借宿”,葛维墨描绘了以青年上山下乡为内容的“去祖国最适合的地方”。 这两个题材并非直接从工地取得,而是从周围工地的生活方面诱发大米。 鞋尚谊画是工地的组织画,我画的是工地的风景“去乌鲁木齐”。 石吕对于生活的多方面和体验多方面的整个生活的见解,对创作有指导意义。

艾中信摘录《文化生活是艺术的脚印:想起石吕片段》

乌鞘岭隧道建设与石鲁写生之行。 新中国成立后,作为西北美协的负责人,石吕深入青海、甘肃等地区写生,收集素材准备创作。 1952年底开始建设的兰新铁路,作为当年西北地区最重要的建设活动,必然引起石吕的注意,他和当时的其他文艺界人士聚集起来,有了政府的呼吁,更多的是出于自己内心的兴奋,他渴望用画笔记录自己看到的热烈场面。

“一九五三年,继天兰铁路(天水至兰州)开通后,大西北又开始了兰新铁路(兰州至新疆)的建设工程。 工程重点是乌鞘岭下的两大隧道。 威风凛凛的道路建设军万箭一齐出发,向着这条丝绸之路的喉咙冲去,车辆、卡车、拖拉机、推土机在河西走廊轰鸣,突然,千年荒凉的群山喧嚣起来。

石加先生现场解说了“移山”创作的背景

党中央非常重视这条铁路的建设工程,关心,为了配合宣传激励,活跃现场,纷纷组织新闻界、艺术界的同志赶到这里。 电影制作所的同志也把照相机移到这个以前人烟稀少的高山险岭,两个摄影组同时拍摄了“二代”和“马兰花”两部电影。 工人、干部、艺术家在一起紧张的战斗生活中,工地繁荣。

石吕也是46名记者,画家千里千里远道而来这里体验生活。 他登上上海3000米以外的工地,对从未见过的宏伟场面感到吃惊! 他热血沸腾,兴奋,放下背包抬起画板,描绘了全国第一位女推土机手胡友梅,天祝藏族自治县县长骆驼三祖才郎,描绘了数不清的工人、干部和藏族农民,在工地上形象优美,场面如此新鲜 有一天,石吕和往常一样起得很早,他山上浓云密布,按计划赶到隧道的开口处,展开画板开始画画。 但是,刚画了一会儿,雾雨就像雾网一样下起来了。 他愣住了,画儿很认真,一点也不打算起来躲雨,几个过路人奇怪地围着,其中一个问画儿的? 他抿着嘴说:“贯通河西走廊的先驱! ’风钻工人看到画家在雨中描绘自己,竟然加了许多力气,风钻轮流怒吼着插入岩壁! 谁能想象画家手里拿着的小画笔,能鼓励我们艰苦奋斗的道路建设工人那种巨大的精神呢?画家沉醉在画的世界里,完全忘记了全身湿透。 五六个月来,他画的素描越来越多,变得前所未有的丰富,似乎成了精神上的“暴发户”。 他登上夜幕降临的高山峡谷,面对星罗棋布喧闹的工地,挥舞着双臂说:“源泉在哪里! ’我喊道,“我不知道。”

引用阎正《石吕传说》

“我最初看到的石吕作品是描绘藏族民兵的水墨画,其馀的是“幸福的婚姻”“古长城外”等。 从那些画可以看出,他追求的是他后来抛弃的、故事、戏剧性的故事。 但是,与当时登场的所有作品不同,他对事件和场面的直接描写不满意。 通过他组织的画面,看到登场人物之间的心理联系,看到人物与环境的联系,看到故事是如何形成、如何发展的。

一九五三年和一九五四年,他相继前往宝成铁路和兰新铁路工地。 多次“积累”画家的生活,丰富多彩。 特别是抓住乌鞘岭下的喜秀龙草滩,那里的清雄壮丽的景色和粗暴的牧民使他兴奋不已。 看他那时的画,就觉得他有说不完的感觉和体会。 一切都很新鲜,一切都值得表达,但他还没有找到能够表达这种热情的语言。 从天祝牧区回到西安,正在给我们讲课时,他说:“啊! 那马齿雪山在哪里那些草原的帐篷……你骑着马在无烟的草原上跑了一天,终于看到冒烟的帐篷,听到牧民的狗叫声的时候,那种感觉啊……我一直在想。 如何描绘这种心情……”放学后,同学们说“石吕是富于感情的角色”。 他后来的作品证明了这一点,他决不是生活的冷静旁观者。 他在一切美丽的事物面前容易兴奋,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也容易发现美。 由于兴奋的缘故,他总是想个不停。 他必须让别人听到自己兴奋和思考的结果。 ’他说

从水天中“思想者的艺术:石吕绘画艺术的特色”摘录

石吕“移山”描绘了新中国成立初期兰新铁路乌鞘岭隧道建设的重要历史事件,石吕选择了最具代表性的瞬间场景,描绘了乌鞘岭建设现场三个青年用推土机挤土的场景。 “移山”这个画面标题认为是“移山”。 乌鞘岭上的青年推土机手。 一九五四年的石鲁作品。 绘画的主题很深。 让人联想到中国古代的寓言故事“愚公移山”,改造自然需要伟大的气魄和惊人的毅力,石吕巧妙地将其寓意的道理转移到画面上,赞美乌鞘岭隧道建设者。

乌鞘岭隧道是1952年底开工的兰州至新疆乌鲁木齐铁路段,该段建设难度最大。 乌鞘岭东西长约17公里,南北宽约10公里,主峰海拔3562米,年平均气温-2.2℃,志书在乌鞘岭有“盛夏飞雪,寒气骨”记载,是古丝绸路上河西走廊通往长安的重要障碍。 1954年2月,乌鞘岭劳动军突破3万人,《人民日报》称,这是全国建设铁路史上最大的工程,施工路线长达60公里以上。 1954年4月,乌鞘岭地区7条隧道全部贯通,7月份兰新线通过乌鞘岭。

“移山”画面中出现的现实也更加详细地表现了出来。 发包人开的推土机在当时的中国无法生产。 从苏联开始,中国第一批生产的推土机于1958年在天津下线。 画面的推土机和用大流量拍照的推土机是一致的。 从外观上看与国产推土机有明显区别: 1、乌鞘岭建设推土机司机所在的驾驶室周围开放,国产推土机关闭。 2、在乌鞘岭建造的推土机,前部支撑着四方形铁器,驾驶席后部支撑着三角形铁器,这两个支撑器由横断面的铁器连接起来,前端有轨道,通过轨道的动作控制牵引绳索来牵引推土机。 当时出版的推土机是操作书的封面,印刷出来类型的推土机。

画面视觉主体是驾驶3台推土机的青年建造者和堆积的土石。 在开推土机的发包人中,石吕精心画画面右侧附近的两个人,他们坐在同一台推土机上,经验丰富的“师傅”和一个“新人”。 这个场面的设定是画家在当时现场看到的。 “师傅”穿橙色上衣,上衣带铁路标志,头戴风雪镜,一只手握杠杆,另一只手握把手,全身向左倾斜,指导旁边工人“新人”的“新人”穿领长上衣,深棕色外套,蓝色裤子,左腿坐在座位上 推土机发动机箱的烟囱冒出烟来,呈现推土机发动机箱整体的即时感和气氛感。

在构图上,石吕用斜角线划分画面,占画面下方的大部分是斜面施工现场,上半部分是画雪山的乌鞘岭的马牙雪山。 山坡工地为土黄,由于乌鞘岭地理不良,工地棱线十分清晰陡峭。 上部的马牙雪山和工地之间没有画出过渡地带,高原地势落差的变化和空虚更加突出。 推土机的前进道路是从画的履带按下印影显示,从远到近设置成弧状,近的3台推土机和远的机器的大小强烈对比,通过视觉透视运用进一步加强了空间的进深。

整个画面的视觉真实性由细节的描绘、光影效果更加确立。 人物、推土机、堆积的泥石、压痕等细腻生动的笔、坚实的造型处理,从石鲁当时的写生经验中,石鲁自身的中国画墨色材料特性和对绘画工具的控制力中得益于画面的鲜明感,是因为乌鞘岭的地理环境,在当地强烈的日光充足, 画面融入了西方绘画中光明暗影的表现,堆积起来的土石、人物、推土机、压印,甚至远处的马齿雪山,都可以看到这种熟练的运用,特别是附近堆积起来的土石在阴凉处用高纯度的颜色加强,辅助灵动的笔,视觉效果更强。

从新中国成立到五十年代初,石吕画了一部相当有影响力的人物画作品。 其中包括《侦察》、《变工队》、《剪羊毛》、《巡山守望》、《王同志来了》、《幸福的婚姻》等,在这些作品中,表现出什么样的内容是最重要的,是当时的社会政治需求,对于采用中国画的道具材料,应该是石吕个人的自发探索,同时也取得了西洋画的技法 1955、1956年在印度和埃及写生后,石吕转向山水画,“延河饮马”、“东方欲晓”、“南泥湾途中”、“转战陕北”、“东渡”等绘画,逐渐强调了中国画的笔画特质,具有个性的气质和风格。 回到搜狐,让我们更详细地看看

责任编辑: